我叫方尼,灣家妹祇
沉迷於二次元和三次元男色中無法自拔
會出現的文章有BTS與SVT的CP、全职叶蓝、文豪雙黑,偶有亂七八糟的廢話,也想努力寫文豪的其他CP。
少量BG向
主嗑全職、BTS的All珍(其實all西皮也行)和SVT的珉澈圓澈
叶蓝一生推❤
不定時會搬文到這來

不多說,直接上圖
我這圓澈狗原地炸成煙花(;´༎ຶД༎ຶ`)
感謝圓澈在我期末大爆炸還能發糖
讓我嗑糖補充體力(;´༎ຶД༎ຶ`)

看到韓國的太太在做娃娃的數調,好希望數調成功啊!台灣已經確定有代購,只差娃娃能製作了_(:3 」∠ )_
對了,魁地奇的球衣是單獨販售喔!
這位韓國太太的娃販連結我放在評論裡,大陸可能需要掛vpn

[珉澈] 花語系列──薰衣草

學生奎 X 店長澈

單向暗戀


──那天我意外落下的薰衣草,也將我的愛情落在了你手上。


今天,金珉奎依舊輕哼著小曲的走進了補習班教室。


「嘿,你今天沒帶著你那包薰衣草囉?」

同桌的男同學看見金珉奎走到座位旁,撐著頭的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


「當然有啊…咦?!什麼時候掉了!」

金珉奎一如往常的將左肩微微向左傾,左手把天藍色素面後背包向前輕輕一甩,這早已是他走到教室座位後的標準作業流程。不過,今天唯一的不一樣之處是他繫在背包上的薰衣草小香包不見了。


「哇!真假?你這麼細心的人居然也會有掉鏈子的時候啊!」

男同學的語氣裡掩蓋不住他幸災樂禍的意味。


「我...

[叶蓝] 七夕

虽说今日轮到蓝河休假,但休假日与平时来说其实对蓝河并无不同,蓝河依旧上线带新人,刷刷副本拿材料。

卧室里除了敲键声以及鼠标声,再没有多余的声响。

直到一声不合时宜的滴滴声突然打断蓝河的思绪。

蓝河想都没想顺手的点开QQ讯息。

"小蓝,有没有空,一起下个副本呗~"

"嗯,好呀,大神想刷哪个副本?对了,等我一下,我先换个号。"

蓝河对于叶修老是找他一起下副本的要求从一开始的惊讶到如今已经习以为常了。

蓝河也问过叶修为什么总找他下副本,叶修每次的答案都是那句:

「和你一起搭档,副本打起来特别顺手。」

蓝河每次听到叶修的这句话,就是对着电脑屏幕...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个人观点】。所以,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

好喜歡這一張圖啊

【及菅】開花不結果

比賽結束了,
進入決賽的隊伍是烏野不是青葉城西。

及川壓抑著心中那股落敗的難受感,板著臉皺起眉的認真地直盯著影山的雙眼說了一句:

「這樣就是一勝一負,你別太得意了。」

語畢,在及川轉身的瞬間,他瞥見菅原帶著笑容地拍了拍排球社的學弟的肩膀。

一個因為獲得勝利而打從心底感到喜悅笑容,極其純粹的笑容。

及川忽然想起了上一次聯賽時,菅原爽朗的笑容。
當時,一個穩住烏野隊伍精神的笑容。

「爽朗君就是爽朗君呢。」

及川默默的在心裡想著。

同時,埋在心底的那一顆種子發芽了。

------------------------------------------------------

在離開排...

【補一下兩天前到animate cafe的感想】
高興愉悅的不得了www
滿滿的中也www(比心
可惜中也的大立牌第一天開張3小時就售光了(ノД`)シクシク
所以此次北上,我要去把中也裝在心裡滿滿的再回家哈哈
最後一張是雙黑飲料照www
幸好當天的人潮果然不像第一天那麼誇張

提供給各路寫手~~
從fb上看到的,已得到原po轉載內容之同意^q^

←下方為文字檔→

病名:不相思

一種完全沒有醫學記載的病,無特效藥。
會從衣物覆蓋的皮膚下寄生花根(藤類寄生植物,色樣繁多,俗名「不相思」)根紮得愈深,宿主的痛苦隨之加倍。

花的養料是血肉,在開花痊癒之前宿主必須注意補血。少部分的人會因為過敏反應或身體、精神衰弱死亡。

花的根莖皆是埋在皮下,唯開花時會自行破出表皮。此花性「害羞」,不喜讓除宿主以外的人看見包埋花根莖的皮肉處。不若將會鑽動到身體其他能被覆蓋的部位,腳底、下臂、頭皮,或其他著衣部位。帶給宿主極大的疼痛。

痊癒方法:不相思花開,根莖將隨之分解

1、置之...

第一張是原圖
第二張是我自行調色後的
實在是好喜歡他倆這個背影照啊!

© funny晞 | Powered by LOFTER